婺源旅游网首页

异地出发

当前位置:婺源旅游网 >> 走近婺源 >> 浏览文章

教你如何去欣赏婺源

来源:网络 浏览: 次 日期:2009年02月17日
    江西婺源,位于赣北,毗邻安徽黄山市,近年来旅游业蓬勃发展,2003年的游客增长量突破1000%。虽说,婺源旅游业起点低、基数小,但这以10倍增长的速度仍是令人惊诧的。
    婺源目前在市场上打出的主题口号是“中国最美的乡村”。凡是来过婺源的游客都对这一评价表示认同,更有不少人对婺源乡村之美给予高度赞誉。可以这么说,把“中国最美的乡村”这顶桂冠挂在婺源头上,名副其实、恰当正确,决无过誉之嫌。同时,中国没有其他旅游景区打出过这样的口号,也没有一个乡村具有像婺源这样“美”的诸多综合元素。因此,“中国最美的乡村”这一主题及其形成的市场促销口号,是合适的,确切的,是有特色的,甚至具有惟一性;同时,也是能持续长久的。
    主题和口号必须与旅游产品的内涵、旅游线路的组合相衔接,而这一衔接,正是婺源旅游业得以发展、升华,形成响亮品牌的核心竞争力。
    因此,规划必须根据婺源旅游产品及线路的现状,首先对“中国最美的乡村”的内涵做一剖析。这一剖析将对婺源旅游业的全局发展起到纲领性的指导作用。
    “最美的乡村”,它的内涵是什么?乡村,应该是处于自然农耕状态的地方,那儿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和田园风光,但乡村又不全是原始的自然生态环境,那儿也是人类的一个生活和生产的环境,也就是有人类文明的存在。人,是构成乡村的主体,在婺源有朴实的人、经商的人、耕作的人、读书的人,孕育过科学家、政治家、理学家、文学家、工程师和能工巧匠。概言之,乡村是一片“天人合一”的美丽境地;而婺源,则更是中国乡村“人杰地灵”的典型代表。从这个核心概念出发,婺源的旅游产品的内涵既要有“天”,也要有“人”;既要显示“人杰”,又要展现“地灵”。
    从目前婺源的旅游产品及线路来看,体现这一内涵还不完善,有些产品则显得有些偏颇。如现在成熟的东线,从小桥流水的李坑到汪口、江湾、晓起一条路上看的全是村落民居,也就是看祖先遗留下来的文明。民居的形式基本上风格一致,都是徽派风格,一条线如此雷同的产品本来就不符合旅游产品设计的基本原理,也使旅游者产生心理疲劳和视觉厌倦。更何况,“最美的乡村”中“自然美”没有融入产品,在全线中没有让游客驻足停留专门观赏自然景色和田园风光的区域或景点,旅游车辆就是在美景之中穿梭而过,产生的只有模糊的感觉,而没有深刻印象,也留不下具体的回忆,成了“过眼烟云”。
    那么一个完整的、可够得上“最美的乡村”的称号的旅游产品,它究竟应该由哪些内容组成呢?落实到婺源,它又应是由哪几个类型的旅游资源组成呢?“最美的乡村”的完整内涵应由以下七类资源构成:
    1.青山:婺源的山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绿”字,不仅植被覆盖率高,而且层层叠叠,绿荫浓密,远处望去,像一蓬蓬层次丰实的花朵在绽开,美不胜收。在全县境内几乎处处放眼都能看到这般团簇饱满的绿,苍翠欲滴。这种景象,其他乡村即使有,也少见像婺源这样普遍,植被覆盖质量这么高。
    婺源山的第二个特点是整体海拔不高,但又呈现多样性,这就能有利开发多种旅游产品,适应不同客源市场和旅游需求。如珍珠山乡的周边山林,就可以开展野炊、烧烤、狩猎、垂钓、农家乐等内容丰富的休闲度假旅游活动。而像大鄣山这样1600多米的高山,又能开展登山、观光等旅游。横卧在大鄣山的卧龙谷景区正是婺源“自然美”的代表,拥有着独特、神奇、原始的峡谷风光。婺源山势整体不高,无形中反倒成为一个长处,有利于与周边地区旅游产品的错位竞争。婺源旅游,历来有受“三座大山”压迫的说法,“三座大山”,即黄山、庐山、三清山,这三座山都很高,而其中黄山和三清山更有雄伟峻拔的形象。而婺源群山以秀丽、以生态见长,正好避开了“三座大山”的锋芒,可以做出生态山、休闲山、会议山的自家特点。
    更有普遍意义的是,一个乡村如果全是一马平川,那就缺乏层次感、立体感和壮美感。婺源乡村之美恰恰是乡村隐于青山,青山衬托乡村,山麓有村,村背有山,确实是一幅令人陶醉的乡村画卷。
    2.秀水:水之秀,一是清澈,二是柔和,三是有良好的生态环境作衬托。婺源之水,正好三者皆备。由于婺源没有工业污染,水质很清,十分可贵。河水在大地的绿丛中弯弯曲曲穿越流淌,极富诗情画意。即便是漂流的溪水,也没有急流险滩,仍是十分舒缓,其中卧龙谷的溪流恰恰具备了柔情的韵味然而又不失跌宕的气焰。这种水的意境,可用一个“秀”字概括,这种情调正适合休闲旅游的情调。
    3.古树:长期以来良好的生态保护,使婺源的山体被茂密的森林所覆盖,一片葱葱郁郁。这中间又有许多珍贵的树种和古老的树木,如晓起的古木苍天、灵岩洞国家森林公园的石城枫树林,镇头的千年古樟,珍珠山乡秀水湖畔的楠木林,黄山—婺源公路边上的兵营林等等,都是极具观赏价值的树木和树群。由于古树生长茂密,而形态又各都虬结奇特,交错生长在一起,从而构成了一幅天然妙成的图画。这些树木和树群,本身就可以构成独立的一个个游览景点。
    4.居宅:民居官宅,是目前婺源已开发旅游产品中的重点、亮点和热点。实际分布来看,几乎乡乡镇镇都有,特色建筑是“凝固的音乐”,也是我们祖先文明的遗址和实证。目前已开发相对比较成熟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李坑、江湾、晓起都是以民居官宅这一主题来吸引大量游客的。这一现象本身就肯定了婺源民居官宅在旅游市场上的高价值。除集合型的村落外,也有单独的、有特殊价值的单栋建筑,如理坑的云溪别墅、许村的徽商豪宅、游山村的雕刻精美的民居。这些建筑细腻别致,更具考古价值、艺术价值、摄影价值。也是这些建筑成为诸多影视剧拍摄场景的缘故。
    5.田园:乡村存在的基础就是田园,它是农民祖祖辈辈耕耘之地。婺源的田园风光确实是五彩缤纷,构成了一条最刺激眼球的亮丽风景线。婺源的田园风光还随四季而变,姹紫嫣红,五光十色。春季满山皆绿的茶树,村姑们满山遍野采茶忙;油菜花开,整个田野一片嫩黄,春风丽色,撩人心弦。插秧季节,株株稻秧植入水田中,行行缕缕,绿苗茁壮,土地中沁透出一派勃勃生气。到了收获时节,农田被铺上了金色的地毯,秋风乍起,饱满的谷穗低垂轻荡,“喜看稻菽千重浪”,一派欢快景象。正因为婺源田园风光的美,才使摄影爱好者趋之若鹜,每到这些季节,他们纷至沓来,摄下中国农村最美的镜头,展示中国农村最美的画卷。
    6.人杰:名人辈出,薪火承传,这是婺源最值得骄傲的一项资源,也是婺源史书上最辉煌的一个篇章。从理学始祖朱熹,著名学者江永、汪绂,著名科学家齐彦槐,中国铁路创始人詹天佑,尚书余懋学到现代文学巨匠金庸、当代国家领导人*国家领导人姓名!已被系统屏蔽*。“地灵”方能产生“人杰”,正是在婺源这方美丽而颇具灵气的土地上才会在绵绵千年的历史长河里不断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的各路英才。决非夸张之言:人,*一方水土养育,人才的辈出,正证明了婺源,这中国最美的乡村是一块珍贵的“风水宝地”。
    7.文化:婺源的文化是十分厚实的,积淀也很深。高至理学,中至各大宗祠,平常到饮食起居、民间艺术,可谓是丰富多彩,洋洋大观。但目前这些文化中的大多数还处于散乱未开发的状态,这也正是婺源旅游产品升级中必须要做的一件大事。比如现有鼓吹堂的表演,融傩戏、徽剧和茶道为一体,有浓郁的地方文化色彩,也有较好的观赏性,但起点太低,规模太小,形不成亮点。譬如傩戏,它本是夏商时期中华民族驱鬼神的祭仪,也是中国戏剧的鼻祖,中国传统戏剧就脱胎于傩戏。如果把“鼓吹”和“傩戏”上升到中华民族的高度,其文化价值就大大增值了。所以像鼓吹堂这样的旅游项目应进一步开发升华成“华夏鼓吹”,这也是彰显“中国最美乡村”深厚的文化底蕴。有了最广泛、最重要的文化支撑,这个乡村的“美”就提升到了人类文明的高度。
     对以上7点作一个简要的归纳:前3点的“青山”、“秀水”和“古树”,是“天”;后面“居宅”、“田园”、“人杰”和“文化”,是“人”。这七个要素的结合才是“天人合一”,才是“中国最美的乡村”的完整结构。
    显然,婺源目前的旅游产品中,这七个要素的组合是不够完整的。譬如二日游的游程,就应该把这个七个要素都包容进去,尽可能把“中国最美的乡村”的全貌展现在游客面前。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婺源现在全面开发徽居的现象需要适度降温,各乡镇应该根据自己的特色,而全县应该从整体布局和七要素的结构,来实施差异化的开发战略。
    徽居,确实是婺源最重要的旅游资源之一,徽居作为婺源旅游业前期开发的突破点,完全是正确的,它带动了婺源旅游业的腾飞,走上了快车道,从目前开发的几处徽居旅游景区来看,有质量、有品位、有特色,开发相当成功。但如果今后在长期内只顾一点,不及其余,那就以偏盖全了。更何况,单一开发徽居有以下几点不利因素需要考虑:
    1.徽居,顾名思义,源自安徽,再具体点说是徽州。虽然古代婺源属徽州管辖,但如今已姓“赣”,再打徽居的牌,颇有点“为她人做嫁衣裳”的味道。
    2.徽居风格大致相同,一而再、再而三地连续参观徽居,游客就会厌倦。虽说从考古和建筑研究角度来看,不同徽居的细部各有差异。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绝大部分游客是外行,不会刻意去钻研,也没兴趣去搞清楚细微差别。
    3.徽居很难在长三角(更别说全国了)打出响亮的、独一无二的顶级品牌。安徽黄山市宏村的西递的徽居已被联合国列为世界遗产,婺源的徽居已绝无超越之可能。与之竞争,乃是“扬短避长”的同类产品竞争,反而湮灭了“中国最美的乡村”的顶级品牌的影响力和感召力。
    4.单一徽居,这不足以代表“中国最美的乡村”的内涵,必须扩充和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