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旅游网首页

异地出发

当前位置:婺源旅游网 >> 游记攻略 >> 浏览文章

秋到婺源――独行篇

来源:网络 浏览: 次 日期:2011年09月16日

10月1日:汪口――江湾――晓起

早起,迎着朝霞离开李坑。走在山色与麦浪环抱的大路上,只有虫鸣蝉声呢喃耳际。空气格外好,心旷神怡地哼着小曲,去到下一个驿站――汪口。
俞氏宗祠坐落在汪口镇村口,建于清代,是一座规模很大的祠堂。精美的木雕采用不同雕刻手法令人叹为观止,栩栩如生,大气磅礴。整座祠堂全部用樟木建成,房墚上雕梁画栋,纤尘不染。俞氏家族治学严谨,家学渊源,历代曾出了不少名仕高官。那天有幸与俞氏后人目睹一场族人祭祀祖先的仪式,庄严而隆重。
出得门来,但见满目清山、碧水,一条溪滩蜿蜒缠绕着村庄,河水宽阔清澈,在阳光下盈盈生辉,主妇们就在这里忙碌着捣衣洗涮。闲逛在千年古街,巷陌纵横,日不闭户。叩门随便进得一家浏览窗外的风景,屋子里干干净净,主人都热情好客。街边的狗呀猫呀就这样慵懒地倒在阳光下,大概也被这一方天地的平和浸润了,享受着生命里恬淡美妙的快乐时光。让人羡慕唏嘘。

就这样漫不经心地往前走着,一阵幽香游动开来。抬眼看去,婺源华龙木雕厂几个字不张扬地进入视线,是樟木的香味吧?重重地深呼吸了好几下,我已站到了厂房门口,其实只有不大的里外两间屋。几个工匠看了我一眼,浅浅地笑一笑,算是招呼过了,低下头继续手里的活。我在边上观摩了好长时间,不时还问上一句,每每都有耐心的答复。为了不打扰他们工作,我退到门口,举起了相机,没曾想镜头里的那个主人竟闪到一旁,笑着问我:你看这样放行吗?他把手里正在雕刻的龙头摆放了一个便于拍摄的角度,我很感动,感动于这些不知名的工匠竟然如此执着用心地对待自己作品,我无法以专业的角度去评价这些作品,可是我为他们认真敬业的态度而肃然起敬!我轻轻地要求道:一起来吧!照片出来的时候,一定给他们寄上,寄去我的感谢和敬意。

到了江湾,很远就能望见崭新气派豪华的停车场,街的两边小吃店、饭店挨个排开,人行道上积着黏糊糊的油渍和厚厚的污垢,整个街道呈现出凌乱肮脏的小城镇特有的风貌。出来了这些天,一直是悠悠地转在老旧的宅子、青石板铺就的村头院后,这个地方那里还有古镇的影子?!犹如遭人棒喝,不是滋味起来。

进到售票大厅,还以为自己身在城市中的某个航空公司的售票大厅,靠左边有一间贵宾厅模样的地方已摆满了厚重的真皮沙发,正在往里搁放背投彩电等设备。看了下墙上大幅的景点介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某个伟人的祖居地。介绍上非常详细着重提到伟人曾到访此地,江湾两字系亲笔提写。呵呵,小镇江湾打的是天下第一名片呀!这个不伦不类的地方我就免了,留着宝贵的时间体力还是去小河边走走,呆在破败的院子里静静地体会岁月的沧桑和风雨之中的变迁吧!

掉转身,就去考察了Toilet,嘿嘿,全感应式的,我不客气地捷足先登了。那些景点就留给慕名而来的观光客去为江湾的GDP做贡献了。

去晓起的车很少,硬着头皮再一次坐上摩的呼啸而去。不停地关照司机慢些再慢些!托江湾的福,这是条刚修成的路,我们好象是行进在训练场里,路上竟没有遇见一个人,一辆车。平坦的路面在葱茏的绿色和沉甸甸的黄色之间起伏着伸向前方,天空碧蓝如洗!与司机聊着话,就到了晓起。下榻于礼耕堂。

晓起的“三雕”(即砖雕、石雕和木雕)艺术久享盛名。清末茶商汪允璋、汪允硅兄弟建造的“继序堂”、“礼耕堂”是晓起“三雕”艺术的代表作。

礼耕堂是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2层楼穿斗式木构架,高大的门楼,大门为石库门坊,水磨青砖门面。内有前厅、后堂、天井,格扇门窗,青石板铺地。尤其是门墚上的砖雕镌刻着寓意琴棋书画、逢凶化吉的图案,被誉为“江南第一砖雕”,虽历经磨难,却保存相当完好。这里既作观赏地,又名“老屋饭店”供人住宿。太意外了!很合心意!这次出行,早就有个心愿想要住一住古色古香的大宅子,体味一把旧时深宅大院中守着书香的那份从容与幽怨。

晚饭时分,下得楼来,昏黄的老屋里,人声鼎沸。空气中到处流淌着老屋曾有过大户人家的兴旺和辉煌,穿过弥漫着饭菜香的热气腾腾的场面,心生欢喜!第一次这么由衷地喜欢上喧闹的场面,和酒色中的人们,好像一家人,恍若隔世!于是在八仙桌的一角,征得两位北京MM的同意后,欣然落座。北京MM初来乍到,显然还不习惯这里的饭菜,没精打采地楞在边上,不愿理会高高满起的菜肴。我要了一份青菜、一份豆腐,菜上得很慢,可我无所谓地闲在边上,正好有机会可以东瞧瞧西望望,有意伸出耳朵听听那些大声的、放声的、激昂的、无所顾忌的高谈阔论声、咀嚼声,时不时爆发的哄笑声……可是一个字都听不清!心里却是喜欢:咱家多热闹啊!

饭菜终于上了桌,青菜的颜色绿油油的鲜亮无比,我饿了!尝了口豆腐,味道怪怪的,不想再碰。幸好青菜很可口,新鲜地透出一丝甜。狗狗在桌下从这一桌游荡到那一桌,总是停留在桌子底下,像个满不在乎的乞丐!下午来到这里,就见它躺在楼梯口闭目养神,小心翼翼、心惊胆颤地上楼、下楼,惟恐惊扰了它老人家休息,令它不悦,后果就……现在我只好弯曲着膝盖,将小腿斜盘在长条凳上,扭着腰吃力地坐着吃着……

外面传来震天响起的礼炮声,老屋里的人们呼啦啦一下子全没了踪影,只有我还在埋头苦干,我做事通常不喜欢亦步亦趋凑热闹,外面的动静并没有引起我的兴趣,诺大的堂前剩下我照旧不紧不慢地继续吃饭。边上是老板和伙计们那一桌人。狗狗开始窜到我的桌子底下来了!拜托!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肉骨头,我是素食主义者!当外面的响声一声盖过一声时,老板端着饭碗站到桌前催促提醒:今天有烟花,好看来着。恩,我知道。心不在焉地应着,注意力始终在青菜和狗狗那儿,这让我有种进退维谷的不安……再一次老板端着碗立在面前,扬了扬手里的筷子,大声吆喝我:快去!快去!……我终于还是舍不下那大半碗青菜,于是半推半就地也端起碗,在上面铺上好些青菜,羞答答地出门来,哪里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影子?!望了望天空,黑漆漆什么都没有,耳边零星传来几声爆竹声。乡下人啊,没见过世面呦!端个碗在门口吃别扭得很,回屋吧!狗狗依旧在桌下盘踞,罢罢罢,搁下碗想喝水,去买水……

出门,出院墙,此起彼伏的烟花在头顶不同的方位升起,炸开,一团团一簇簇,千姿百态,天女散花地落下,院子左边的停车场上早已聚满了人……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长长的板凳龙热烈地舞着,越来越快地在空中翻腾,不停地在人流里穿行旋转,首尾相接……铿锵的锣鼓声与人群中的欢呼声汇成的欢乐就像是啤酒杯中的泡沫快速地膨胀开来,最后幸福地满起来,轻轻松松地溢出来……

近旁的鞭炮声也在身旁嗖嗖地乱窜,本能地捂起耳朵,心欢快地跃动。。。然而瞬间的忘情之后,挥之不去的仍是孤寂,即便是在这样的夜里,在欢乐的人海里,在沸腾的山村,惟我独醒。是幸还是不幸?是命吧!我轻轻地告诉自己,黯然神伤!

板凳龙向着上晓起的方向舞去,如潮的人群簇拥着队伍随着锣鼓声远去……

站在街口,四面八方涌来的人群依旧沉浸在欢乐的节日氛围中,背后有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哦,是你呀,我们激动的大呼小叫,这是我下午游览时遇见的小导游,一身上下红袄红裤,红彤彤的脸蛋总是笑着,纯朴大方,咯咯的笑声脆生生的,好听极了!一来二去,我们还算是半个老乡了,她小小年纪就曾来到我居住的城市开始打工生活了。计划中明天的行程是徒步穿越几十华里的古驿道,然后到达我在婺源北线的起点――理坑。因为少有人走,山路杂草丛生,基本是荒芜了,连当地人都很少有人走过。大部分人都是选择从晓起返回到婺源县城然后再坐车去往北线的。下午与她说起这事,她热心地答应帮我物色结伴同行的伙伴。这会儿,她为难地告诉我,恐怕……没关系的,我早有心理准备的,失望是失望,可是我从心里感激她的热心相助。

边上有个男生过来和小导游寒暄,站在这里不时有人与她点头打招呼,有村里的婆婆,还有她的客人们。听他们聊着,知道他也是独行客,居然也是明天出发去北线的。欣喜若狂!像是抓到了稻草一般!能不能救命再说!“怎么去?”“徒步古驿道吗?”对方还没接话,我就迫不及待地再次发问。“什么古驿道?”对方不解地问了声。哈哈~~太好了,有戏!小导游MM也在一边把我的计划向他解释起来。他仔细地听着,然后抬起头说:“我们见过的。”呵呵,这一路上许多人这样对我说过的,也许是一个人的缘故,有些扎眼吧!“那天清晨在衢州的时候,我们一起来的婺源!”哦,想起来了,原来是我同车前座的那位老兄啊!那个清晨见他上来,一身驴友的装扮,然后我们与一群农民兄弟一起来到婺源县城的。他就是Kelvin,从上海过来。

正说得热闹,又有2个小导游MM认得的黑衣男子来问个什么事,大概是听到我们的谈话,也问起我们的行程。然后说句:等下聊。就走了。2个黑衣男子手里拿张地图回来了。他们也是要去穿越的。只是一些细节问题还不清楚,正在询问。小导游MM如释重负,她把我拜托给了各位帅哥后先走了。原来我们走得是同一条线路,从东线去到北线,日程安排也完全相同。

当下,5个人便回到饭店开了个圆桌会议,商量明天的徒步穿越事宜。摊开地图,各自掏出自己的攻略手册,还有从网上拷贝下来的厚厚的资料,各自陈述自己的行程计划、打算,很快就定下了明天的游览路线安排以及穿越的起始地点――官坑。然后落实包车等事项,各自回自己的住地散去……

这一夜,住在几百年历史的老屋,踩过嘎吱作响的木楼梯,兴奋的久久无法入眠……
也许这个夜晚让我经历了太多的喜悦、失意,以及失而复得、柳暗花明的惊喜!在这个本该静谧、安详的夜晚因了那一场不期而至的欢乐,邂逅到一群与自己有着相似的孤独,有着一样追求的同道中人而欣喜不已!

相关新闻